公告:2021第八届中关村金融科技论坛年会 暨2020中关村“番...

正在加载中...

贾康:科技金融创新的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

时间:2020-12-21 16:20:00 来源:

      12月17日,由亚洲金融合作协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海淀区人民政府、西城区人民政府、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指导,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关村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联盟、中国互联网金融三十人论坛(CIF30)联合主办的“2021第八届中关村金融科技论坛年会暨2020中关村“番钛客”金融科技国际创新大赛颁奖典礼”在北京召开。论坛以数字创新金融,科技改变未来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政府领导、商业精英、学术代表、媒体人士齐聚论坛,纵论创新、交流分享、思想碰撞、深度思考,为“后疫情时代”金融科技发展提供新思路、凝练新模式、引领新发展。著名经济学家、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出席会议并作主题演讲

      著名经济学家、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指出互联网数字平台的创新行为的经济价值体现在五个方面:通过完全信息匹配的和优化信用体系的建设,实现交易成本的大幅下降;实现供需双方良性及时互动;促进知识扩散,扩大供给;加快创新商业化;发展共享经济。其社会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数字化的平台搭建的基础设施支撑着多个领域的普惠发展;数字化平台带动行业发展、加强扶贫、服务创新创业、推动社会共治共益;数字化平台与互联网信用生态系统构建了数据时代的软基础设施。对于这些平台的管控,应当扬长避短推动其健康发展,而不能一概否定。

      以下为发言全文:

      尊敬的到会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市场人士和企业界的朋友,大家好!

      我发言的主题是谈一下怎样认识科技金融的主体——这些互联网平台公司他们创新行为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在概念上讲,在中国讨论fintech这个问题,一般的语境下,就像刚才陆秘书长所说,我们讲的金融科技,实际上谈论的都是“科技金融”,是落在金融的概念上面,来讨论相关的创新问题。在这个背景上,我就想直言不讳地说,前一段时间因为有马云在外滩论坛上很有个性的发言(有人说他在冲击一些权威部门的意见),然后有了蚂蚁金服暂缓上市,微信微博舆论场上我感受到现在有很多对于数字经济平台公司的指责、抨击,甚至有人一气总结了“十宗罪”;。官方媒体也有这方面的一些了批评角度为主的信息和评论,我觉得其理性程度显得高一些。数字化平台的监管和规范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是有其它的合理性的。我注意到在外滩金融论坛上,财政部的邹副部长一段话讲得比较入情入理: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依靠信用、使用杠杆的金融本质,它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增强金融可及性的同时,也加大了对金融安全的挑战。我们要支持金融科技发展,也要坚持科技向善。金融当然要遵循经济规律,科技当然要遵循技术和自然的规律,但是科技和金融的主体都是人,人是有价值观的,因此,金融也要坚持支持实体经济、造福社会的价值追求,也要建立和遵循相应的市场规则,防止金融科技诱导过度的金融消费,防止金融科技成为规避监管、非法套利的手段,防止金融科技助长赢者通吃的垄断。

      那幺在谨慎、监管、规范化的角度,我注意到研究者已可提炼出几个比较前沿的问题,比如说现在人们关注感觉有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二选一”,这是不是一个明显的问题?用算法固定价格与同行达成共谋,或者以差异化的价格对特定消费者来“杀熟”,是不是另一个问题?还有人们说到了的“烧钱”以后控制市场再抬价——比如最近几天大家注意到的社区团购,会不会有未来不良的结果?这些都值得具体分析和深入探讨。

      但我觉得,在大的趋势上来讲,不能只看一面。,事物的发展都是波浪式的,说到波浪式规律内容里面,就是有了大发展之后,有稳一稳的必要性----。但是在稳一稳的时候,又要注意过犹不及,有的时候情绪化和极端化的认识,会引出误判和可能出现的另一个方向上一些合理性不足的对策。我回想起毛主席当年有一句话,事情发展中间“总是一种倾向掩盖另外一种倾向”。我自己做了几十年的研究,感觉确实我们得要注意,在波浪式发展过程中间,我们怎么样更中肯、更全面地把握主要的发展大势和相关的对于大势可能产生一些扰动的非主流因素。如果从主流上、大势的构成因素来看,我觉得科技金融所代表的创新发展,以及在这个发展中间显然在全球竞争背景之下为数不多的终于冲到头部的企业,他们的值得肯定之处,是不能忽视的。发展仍然是硬道理,我们也仍然必须坚持创新是我们中国现代化追赶—赶超过程中间的第一动力,是属于中央最新权威文件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所说的居基于现代化战略实施全局中“核心地位”的。

      如果说抓住创新要领,我的发言,主要是从正面分析认识互联网数字平台公司他们创新行为的经济与社会价值。,我认为这时候讨论这个问题,也凸显了其必要性,就是我们应力求把事情认识得更全面一些。我的发言也是基于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作为智库的一项研究课题,因为内容很多,我只能非常简要地勾画一下最基本的认识框架。

      首先,我们认为在数字化平台经济价值方面,可以总结如下五个方面。(科技金融的主体,并不是只做金融,我们的视野是要把认知扩大到其所有行为上。)

      第一,他们通过完全信息匹配和优化信用体系建设,实现搜索成本与交易成本的大幅下降,甚至在某些场合让人感觉趋于零,从而使得交易费用降低——对于经济学意义上所说的资源配置效率提高,显然它的意义不言而喻。

      第二,实现供需双方良性、即时互动,加大服务密度和深度,降低部分行业的准入门槛。

      第三,促进知识扩散,使得原本无法参与供给的潜在市场主体也能加入供给侧,这就显著扩大了市场边界,扩大了有效供给,对接海量、长尾市场。

      第四,在探索和支持商业模式创新这方面,数字化平台可以帮助相关的成果更顺利地实现商业化。

      第五,通过数据支撑而来的规模集聚效应,为流量变现提供服务的同时,实现少量用户付费、多数用户免费的平台自身运转,来发展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

      从经济运行来说,在经济价值的这个角度上可以总结上述五个方面,还可以进一步联系到社会的发展,来提炼出数字化平台的社会价值。,这个层面,方面我们主要归纳了如下三大方面。

      第一,数字化平台搭建的基础设施,支撑着多个领域的普惠发展。首先在贸易方面显然支持了其发展,而贸易发展旁边,显然又有我们特别看中的在普惠金融概念之下得到的实实在在的金融服务的发展——草根创业创新层面,过去注定无望得到金融服务的很多行为,现在有我们的科技金融所提供的服务,把金融的这种普照之光照射到了基层的草根层面上。依据实际生活中的现实考察,我也想借此澄清一个概念:有人抨击说他们放的小额贷款是高利贷,据我们课题所做的研究,不能这样认识:,这些小贷确实不是常规金融的低利贷,但是应该讲是属于中利贷,绝对不是有人所抨击的高利贷,对此有大量事实可以加以认证。如果常规金融的低利贷(其可得性,是受到较大限制而不足的),加上更丰富的多样化金融产品的中利贷,合在一起能够把高利贷边缘化,把高利贷挤出去,这便是我们应追求的比较好的金融生态——这个方向上形成新局面当然还是应该予以肯定的。另外这个普惠,还可以普惠到科技方面。所以,有普惠的贸易、普惠的金融、普惠的科技,在这些方面数字化平台形成有效供给的路径,值得我们进一步地去开掘。

      第二,数字化平台对于中国的行业、社会、民生的普惠效应是非常明显、值得肯定的。这里面细分,其一,数字化平台培育了行业的领先者,带动着行业的共同发展;其二,通过平台和技术的双驱动,创新了扶贫的工作;其三,扩大了就业和提高了就业的质量,增强了创业和就业的包容性与灵活性,因此促进了真正的普惠式社会公平;其四,提高了政府决策服务的效益和质量,推动社会共治与公益。这是可细分的四个特定的视角。

      第三,社会价值还体现在以互联网信用生态系统,构建数据时代的“软基础设施”。数字化平台借助得天独厚的技术和数据优势,发展互联网信用,扩大了信用信息的覆盖范围,降低了个体的违约率,创造了信用资本,降低了个体在交易活动中所付出的成本,对接的是对社会性的信用生态系统的建设性贡献,以后我们的征信系统可以在这方面得到更好的数据支持。

      在勾画了以上基本认识之后,再简要说一下我们认为需要进一步深化认识的几个角度。这里面最主要的,除了支持新旧动能转换,进一步发展超常规的社会福利等等,特别是有一个关于数字化平台寡头垄断的认识,我觉得需要加以勾画。这种已经成为头部企业的数字化平台,显然有寡头垄断的特征:全中国这么多的互联网创业创新的公司,成千上万吧,但是成功地冲到头部的,不到10个:BAT+京东+苏宁+美团+拼多多+顺丰,可能还可加上一两家,如此而已,这种寡头局面形成后,按照过去的说法,需要用反垄断法来对冲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防止他们可能形成的赢者通吃——这是大家都担心的事情。这方面当然要警惕这种风险,但是现在具体观察,已有的这种超常规发展、爆炸式发展所带来的全面的经济和社会效应方面,时,可观察到他们和过去少数公司形成寡头垄断局面以后的实际效应,却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对他们这些竞争中间的赢家,基于这类公司某些重要的新特征,如果再加上我们适当的引导和监管,可以使他们不通吃,更多地扬他们之长——这几个为数很少的头部企业,却在中国带出来了现在一直到穷乡僻壤可以说放大不知道多少倍的社会成员跟进的创业创新活动:比如中国现在已经有几万个淘宝村,几千个淘宝镇,我去看过穷乡僻壤的“淘宝一条街”,怎样发展起来的?过去难以想象。村民做线上线下结合的生意,还带出了都得跟着的所有配套业态:物流、包装、银行,人气上升以后的其他的服务业…跟着一起繁荣起来。

      我们是要进一步研究,怎么防止他们这些公司在另一些营商模式下,“烧钱”控制局面以后,局部可能出现的抬价问题,但并不能因此就全盘否定前面的有效供给创新:比如说社区团购,我理解就是在武汉封城之后别无选择的办法,有了用电商平台可提供的使供需能对应、联结上的有效供给,社区在封闭的情况之下却能维持老百姓基本的生活和一些社会功能的运行。在解封了以后,这种模式的“长处”是不是可以保留下来?对它可能的“短处”怎么样加以抑制和防范?我觉得这是可以追踪观察和理性正面讨论的,而不应是作简单地作的一概否定。

      这些框架性认识,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