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2021第八届中关村金融科技论坛年会 暨2020中关村“番...

正在加载中...

贾康:金融科技的发展需给予创新一定的试错弹性空间

时间:2019-06-27 09:57:00 来源:

为推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助力实体经济的同时防范金融风险,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关村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联盟(筹)、中国互联网金融三十人论坛(CIF30)联合国培机构,于2019年6月27日在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举办“第三届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峰会”。本次峰会由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指导。
本次峰会以“开放共享构建无界生态,监管科技重塑金融安全”为主题,广邀国务院、中国人民银行、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等主管机构领导及金融科技、传统金融机构与小微金融领域等约500位企业高管、专家学者和从业人员莅临参会,共同探讨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的现实与未来,为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创新发展及金融科技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和前沿分析。著名经济学家、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出席并致辞。



以下是嘉宾速记内容:

谢谢主持人,尊敬的到会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嘉宾,大家好!


首先要祝贺本次论坛峰会顺利举行。我和“中关村”的概念确实很有缘,在几年以前受聘为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的首席经济学家,却又比较惭愧,参与的讨论活动有限,但是我确实非常关注我们这个领域里中关村概念下应怎么顺应时代的发展,努力做好创新。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也简单地谈一下对于我们这次峰会主题的认识。其实前面几位领导致辞里面都涉及了我们这个峰会的主题词。我们峰会的第一个主题词是金融科技,第二个主题词是金融安全——按我的理解,“金融科技”非常明显是在全球新经济时代新形势下创新前沿的概念,这个金融科技(Fintech)是要探明风险、承受风险,最后达到超常规的创新发展结果。另外一个“金融安全”,直指金融领域的风控,其核心要义就是要以规范的约束来防范风险。这就形成了既要在创新发展中间学会合理规范,又要在规范发展中间实现成功创新这样一对关系。这个对立统一的关系怎么把握呢?在现实生活中间确实具有挑战性。我们知道前几年中国在发展过程中,金融创新进入高潮,但也不必讳言,在“互联网+金融创新”领域,也出现了以P2P领域为代表的一些风险表现出来的负面影响,被称为“爆雷”的事件现在并没有完全消化与收尾。同时,我们并不能够因为出现了一些不良的、负面的案例和客观存在的试错中间的失败,就否定这个创新大方向。


“中关村”概念之下总体的创新发展,已在前些年实际上纳入国家战略,就是在战略内涵里指向“打造中国的硅谷”,其意义绝对不是限于我们海淀区、石景山区和北京的。整个中国按照邓小平所说的“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要实现以作为经济核心的金融体系服务于整个实体经济超常规发展的现代化战略目标,必须把创新活动插上科技金融的翅膀。在这个大方向之下,我们又必须很务实地掌握好怎样防范金融风险的要领——中央已把防范风险提到了攻坚战之一这样的高度上,而防范金融风险,中央实质性的要求是“防范系统性风险”。在操作中间不必讳言,什么是系统风险?它必然是首先表现在若干的风险点上,一些感受到可能成为风险的因素上,但是这些可能怎样形成系统性风险?往往有非常复杂的机制。如果掌握不好,看到一个风险点,看到一个风险因素,就上去把它死死摁住,把这作为贯彻中央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中我们的成绩,就很可能会把创新试错的空间统统封杀掉,这样是不是又走偏了呢?看来对金融创新与金融安全这对关系的掌握,还得不断探索。


最简要地说,创新中间第一位的,还是发展中的试错,得给出发展中允许和鼓励试错的弹性空间。第二位的,是试错中间要紧密地跟踪风险,如果看得八九不离十的时候,该出手就出手。这两个方面不能偏废,但是顺序摆错是不行的,一定还是应当强调,在很多创新的领域,首先是允许于发展中去规范;但又要密切跟踪风险因素的运行状态,一旦有一定把握的时候,要及时来实施规范中发展的管理和控制。


按照这样的理解,我们这次峰会的讨论,一定会对创新一线的市场主体、创业创新的人士,提供非常值得注意的信息、经验,还有理论联系实际方面大家共同探讨所带来的启示。我自己做研究之中,深信中关村概念之下我们寻求“打造中国硅谷”这个内涵的战略目标,是要紧紧抓住不放的。美国人冲在创新最前沿,其经验看起来比较简明,就是在很好的保护创业创新者的产权和相关依法可得的利益情况下,允许在科技创新的前沿,有很多分散的精英团队整天在那里做各种奇思异想、胡思乱想,而对其中的哪些值得支持,不是政府去决定,而是后面有一大群金融精英以风投、创投、天使投资的机制选择性地去支持,支持100个,未必能成功10个,但是只要成功三个五个,全局皆活,且会呈现超常规发展态势。这些参与的主体,需要自己承担风险,在高风险偏好下,当然也有他们自己进入与退出的规范机制。自己承担风险以“烧钱”式的创新寻求成功,只有前面的科技精英而没有后面的金融精英,是不可想象的。我们未来在海淀,在石景山,在整个中关村概念下的各园区,要发挥引领作用的创新中,希望我们也有一个高标准、法治化的创业创新社会环境,也要有一大批积极的风投、创投、天使投,而同时还必须注意到,我们中国是不是可以在某些方面尝试超越硅谷:我们可以在有风投、创投、天使投之外,运用中国特色的“政府更好发挥作用”的可行性,通过孵化器、产业引导基金,以及财政贴息、信用担保等等,更有意识地给这些创业创新企业加一把劲,给商业金融的作用加上政策助推,让更多的创新主体撑过瓶颈期。这些都非常值得在实际生活中探讨。


我们很看重守正出奇:“守正”首先是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60条”所说的,在思想认识上充分认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而政府充其量是更好发挥其作用,政府不要想在整体资源配置这个领域里去当主角——硬要当主角,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弄得更多偏向惰性和僵化的局面。但是,又不能简单地说我们就是仿照硅谷,就是照搬其他经济体的经验,我们要争取能够做出特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定制化方案来寻求“出奇”,达到承担风险下的出奇制胜,这是我们现在能够追求超常规发展的一个实际生活中和创业创新密切结合的发展要义。


我愿借这个机会,祝愿中关村和海淀、石景山等区域中,我们所有市场主体的创业创新活动,能够和政府“更好发挥作用”紧密结合在一起,守正而出奇,出奇而制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