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关村“番钛客”2019金融科技创新大赛

正在加载中...

麦肯锡曲向军:金融科技在银行资管、小微以及私行业务的赋能与掣肘

时间:2019-05-15 11:1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
银行都在谈金融科技,工行的全资金融科技子公司工银科技也于5月8日正式开业。但究竟如何让其渗透到资管、小微业务中?

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曲向军日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详细介绍了金融科技如何沿着“分销、投研和中后台专业化管理”三维度赋能资管行业,应用于小微贷款、以及私人银行业务。

曲向军认为,数字化不再只是赢得长尾客户的武器,高净值客户对于24/7便捷服务的要求正使得其渠道偏好也不断向线上转移。

根据麦肯锡的调研,中国接近60%的客户有意愿通过移动互联网获取私人银行产品服务。为了应对数字化趋势,全球领先的私人银行都在通过打造私人银行专属移动客户终端,利用大数据技术提供实时、定制化资产配置优化建议等手段迎合客户需求。

真正依托大数据分析的量化策略较为稀缺

《21世纪》: 当前银行资管纷纷喊出口号要利用金融科技进行IT升级改造,据您了解,应当如何将金融科技嵌入资管行业?已有银行理财采用量化分析,目前全市场的进展如何?

曲向军:可以沿着资管的价值链“分销、投研和中后台专业化管理”三个维度赋能。

在分销方面体现为智能投顾。

智能投顾正在从一个由金融科技公司引领的创新业务模式向由业内领先的资产管理公司和财富管理公司主导的主流业务模式转型。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智能投顾来自全球排名第二的公募基金公司和最大的在线财富管理平台。此外,除了B2C的业务模式,旨在赋能前线财富顾问的B2B4C智能投顾也在崛起。

中国不少银行和券商也在力推,但刚开始做,专业化程度不够。智能投顾不应仅仅是一个数字化产品打包销售渠道,还须具备动态资产配置和投资顾问专业能力。

在投研方面,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在把行业分析、个股分析做得更为智能。华尔街有家独角兽公司已经用机器替代了部分研究员的工作,还有一些大公司基于卫星图像分析和自然语义分析,提供非结构化的数据赋能投研团队。

另外,中后台运营方面领先公司正在应用智能机器人和大数据技术,提升运营和风险合规的自动化、智能化水平。

中国市场的量化投资潜力巨大,预计将在未来成为潮流。目前中国的公募基金中已有近200支ETF和240多支主动量化策略的基金。

今年一季度ETF和量化基金的表现都不错。但是我们也看到目前中国的主动量化基金还是以基于因子分析的量化策略为主,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也在积极探索风险中性和CTA等量化策略。但是真正依托机器学习和非结构数据分析的量化策略还较为稀缺。目前据我们了解,四大行和股份制银行都初步组建了量化团队,都在探索中。

合作平台的模型还须经济周期验证

《21世纪》:目前银行多数将以大数据为主的金融科技应用在零售领域,在公司金融领域可以如何应用,特别是在小微企业方面可以如何助力降本增效?

曲向军:东南亚银行在小微企业授信和准入方面运用了金融科技,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在中国有些不同,小微借款人不分客群,而是按照授信额度50万、200万这样分类的,而国外是分客群评分画像的,做水产、建筑、法律咨询等不同行业的准入政策各有不同,客户分类有利于银行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进行授信调整。

之后一个环节是智能化审批,国外是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小微借贷不可能光靠订单等因素就进行主观判断,而要先形成打分的量化机制。麦肯锡在东南亚也做了一个中小企业借贷业务整合型授信引擎(SLICE),这是一个综合评价体系,也就是信贷工厂。目前很多中国商业银行经营还是靠人工,没有信贷工厂,都是分支行自己在批贷款。

还有一件事情是预警,根据外部环境和客户信息(包括通讯数据和水电费数据)进行提前预警,银行能提前一个月、三个月感知潜在逾期风险,便于采取后续措施。国内外公司业务贷后管理差异有多大?国外有些银行对公客户经理去拜访客户之前,客户24个月的经营情况、欺诈情况、负面新闻的综合信息都已经在办公桌上了。此外,客户中大量存在长尾客群,需要通过数据分析提高组合回报。

中国小微贷款的问题在于很多银行做小微的风控能力有限,转而与大量平台公司(包括电商)合作。平台公司的问题在于其模型并未经过经济周期的验证,中国过去十年一直在增长,没有下行过,而风控模型一般要经历两三个周期才能比较可靠。因此去年开始很多风险的暴露都来源于银行与平台公司的合作。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过度分割。同一个客户可能在一家银行的各家分行都有业务往来,因为有些集团是有子公司的,但目前是各个分行做一块业务,并没有将信息整合到一起,形成对客户完整的综合行为透视图。目前已经有银行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金融科技子公司可能超银行估值

《21世纪》:北京银行宣布将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工行的金融科技子公司也在5月8日正式开业,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前面已有兴业数金、建信金融科技、平安金融壹账通,这些公司的定位主要提供给母行还是有对外输出渠道?掣肘的问题有哪些?

曲向军:市场需求很大。虽然已经有四大行、股份行、城商行组建金融科技子公司,市面上超过20家,但还不足以满足需求。

金融科技子公司有三个功能定位:

一是做好自家银行的需求,因为很多银行的编制限制,吸纳技术人才有困难,所以成立子公司便于市场化招聘,服务于自家银行和银行集团内部的信托、租赁、消费金融子公司。原先银行都是将这些工作交给外部供应商来做,但是后者专业能力和技术稳定性存在问题。

二是服务金融同业。从核心系统、应用系统、数据风控和运维安全,很多小银行需求很大。

三是赋能B端和G端。政府和企业客户需要数字化,但本身数字化程度远低于金融机构,服务他们也是银行生态化经营的趋势。

对金融科技子公司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怎么把自己的机制和专业化能力建立起来,它不是银行,必须参照科技公司的人才、组织、文化去运转,建立起一个利润中心。做得好的话,估值可能远远高于一些银行。

其实很多银行与BAT合作过,他们对C端比较有经验,但是输出给B端需要综合服务能力和客户基础,这方面BAT也有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