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关村“番钛客”2019金融科技创新大赛

正在加载中...

定向降准凸显货币政策操作精准性(后附央行负责人答记者问)

时间:2019-05-07 11:08:00 来源:金融时报

备受瞩目和期待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终于有实质性政策落地。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


本次定向降准显得分外“定向”,着眼点比此前几次定向降准更加精准,紧紧聚焦于1000余家中小规模的县域农商行,将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这是对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的具体落实,是建立相关政策框架的“初试啼音”,凸显出当前货币政策操作的精准性。


目前,存款准备金率大致分为三档:大型商业银行13.5%,中小型商业银行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8%。此次定向降准后,县域农商行由第二档变为第三档。这体现出,政策层希望通过使中小型银行享受最优惠一档的资金来聚焦主业,做好支持“三农”和小微的本职工作。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对记者表示,此次降准为真正意义上的定向降准,有助于农商行回归本地、回归本源。推动农商行等中小型机构聚焦主业、驰援小微企业一直是政策重点。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银保监会也在2019年1月发布了《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提出要推进农村商业银行更好地回归县域法人机构本源、专注支农支小信贷主业,不断增强金融服务能力,支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促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此次针对县域农商行的定向降准,是“以小助小”政策思路的具体落实与延续。董希淼表示,对主要服务县域的农商行进行定向降准,有助于引导和鼓励农商行扎根本地,发挥地缘、人缘、亲缘等优势,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和“三农”经济。


董希淼认为,此次降准还有一层重要意义——助推中小银行发展。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增加中小金融机构数量和业务比重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涵,而农商行、民营银行等中小型机构是其中的重要环节。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董希淼认为,我国以民营银行、农商银行、农信社为代表的中小银行占比已经较高,重点不是在数量上做文章,而是在质量上下工夫,即如何更好地支持它们健康稳健发展。实行定向降准进而实行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推动中小农商行健康稳健发展,推动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进而更好地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


本次定向降准将释放约2800亿元长期资金,较之前几次定向降准规模不算大,却是建立针对中小银行的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的实质性一步。未来,对于中小银行和小微企业的定向驰援需要用制度固定下来。因此,政策框架的设计还有较大的操作空间,应尽快建立起完善、全面的政策框架,这有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使精准的货币政策工具发挥更大作用。


此前,市场上对于降准的猜测一度甚嚣尘上,央行也多次辟谣。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定向降准是一次“精准滴灌”,凸显了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并非“放水”。董希淼认为,作为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降准有助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但不能把降准当成包治百病的良药,未来更重要的是建立起相关政策框架,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并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

降准基本情况梳理


积极落实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要求

央行将对中小银行实行定向降准


央行5月6日宣布,决定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央行表示,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表示,此次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由11%降至8%,与农信、农合等持平,主要在于贯彻落实4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于“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要求。此次部分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进一步激活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对于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的积极性。同时,此次定向降准是差异化存准率政策框架建设过程中的实际操作。


考虑到中小银行的范围包括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等,而此次降准所针对的县域农商行和小型非县域农商行只是中小银行一个较小的子集,因此本次降准适用的机构范围和释放的资金规模都较为有限。与降准释放的流动性本身相比,此次降准的时点选择和背后的政策信号更加值得关注。


就实施的时点来看,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认为,2012年后央行从未在5月份实施降准,虽然前期已经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进行了多次讨论,但本次降准仍然十分突然。考虑到内需边际放缓,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经济复苏动力有所减弱,本次定向降准更加凸显了政府逆周期调节的决心,平抑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波动。


“从中小银行存准率优惠入手,是因为中小银行与民营、小微企业的‘近邻’关系。”陈冀表示,目前,除了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以外的中小银行的小微信贷已在行业中达到50%以上的占比。优先对中小银行采取差别化的监管政策,有利于更加直接地增加小微金融供给,有助于进一步填补金融机构尚未覆盖充分的“空白”。


临海农商行副行长洪权告诉记者,此次定向降准将对该行释放约9亿多元资金。在资金用途上,洪权表示,资产在100亿元以下的县域农商行本身投向就是小微和“三农”领域,所以这9亿多元资金肯定还会流向这些薄弱领域。


浙江云和农商行业务管理部总经理虞昶也认为,央行此次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银行范围划定为“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是因为这部分农商行目标客户就是小微企业。以云和农商行为例,目前该行对公信贷客户100%为小微企业。


长期以来,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主要集中在民营和中小企业。陈冀表示,在去年一轮政策之后,企业整体融资成本下行缓慢,很大程度上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状况改善较慢有关。主要原因在于前期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金融机构受制于流动性和信用风险偏好的影响,难以较大力度地放手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


“目前资金成本是百分之四点多,近年来银行利差的确不断收窄,但考虑到县域农商行与当地经济的共荣关系,同时,银行前几年也有一定的积累,在当下企业经营遇到瓶颈的背景下,一定程度让利给企业也是银行可以且应该做到的。”洪权说。


在政策鼓励下,大型银行也开始涉足小微领域,其较低的资金成本对中小银行造成一定冲击。但洪权认为,这种冲击仍在可接受范围,是市场化竞争的一部分。在他看来,大型银行做小微主要是采取抵押方式,中小银行有更灵活的模式,并在小微信贷领域多年深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整风险偏好,并更多使用信用贷款、担保等模式,开展差异化竞争。另外,他强调,鉴于小微民营企业的风险偏高,银行必须高度重视贷后管理。同时,洪权也表示,除了银行自身的下沉与让利,风险补偿需要有一定激励,例如财政补贴、担保力度加大等。


虞昶也表示,希望能对农商行、农信社等扶持民营小微企业“主力军”银行给予长期可持续的政策支持和配套扶持,使中小银行有更多信贷资金用于扶持实体经济。


“此次定向降准等于给了市场一个信号,优惠存款准备金率的框架已经上路,未来还会持续推进。对于按照政策方向加大落实力度的银行,未来可能享有更大力度的流动性支持。尤其是通过降准,增加中小银行中长期可用资金,这些都将持续提升增信用实效,提升银行信贷服务中小微民营企业的水平。”陈冀说。



央行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


央行有关负责人: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着眼于建立政策框架,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


问:此次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考虑是什么?


答: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加大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力度,释放的资金全部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此次定向降准着眼于建立政策框架,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处理好总量和结构的关系,用改革的办法优化金融供给结构和信贷资金配置,支持中小银行更好地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问:此次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如何支持普惠金融、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答:近期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了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措施,提出要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此次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对象是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约有1000家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可以享受该优惠政策,将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并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一般来说,服务县域的金融机构必然具有普惠性质。目前我国的农村商业银行绝大多数是服务县域的中小金融机构,主要是扎根基层,服务普惠金融。此次调整聚焦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对其实行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这将明显增强服务县域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促进其降低融资成本,更好地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


问: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如何操作?


答: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施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为稳妥有序释放资金,确保用于扩大普惠信贷投放,此次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将于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到位。


问:对中小银行实施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后,我国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形成何种基本框架?


答:目前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大体有三个基准档,其中农信社等执行较低一档的存款准备金率,部分农商行执行与股份制银行相同的中间档存款准备金率,另一部分农商行则执行略低于中间档的存款准备金率。此次调整后,服务县域的农商行标准明确为: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符合这一条件的农商行均可与农信社并档,执行相同的存款准备金率,从而简并了存款准备金率档次。由此我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形成更加清晰、简明的“三档两优”基本框架。


“三档”是指根据金融机构系统重要性程度、机构性质、服务定位等,存款准备金率有三个基准档:第一档,对大型银行,实行高一些的存款准备金率,体现防范系统性风险和维护金融稳定的要求;第二档,对中型银行实行较第一档略低的存款准备金率;第三档,对服务县域的银行实行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目前为8%。


“两优”是指在三个基准档次的基础上还有两项优惠:一是大型银行和中型银行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考核标准的,可享受0.5个或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二是服务县域的银行达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标准的,可享受1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优惠。考虑到服务县域的银行作为普惠金融机构已经享受了第三档的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因此不再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的优惠。享受“两优”后,金融机构实际的存款准备金率水平要比基准档更低一些。


“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制度框架兼顾了防范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服务小微企业,有利于优化结构。此次进一步梳理“三档两优”框架,更加简化了政策体系,对金融机构的引导作用更明确,操作性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