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执行院长刘勇出席互联网金融中国行天津站活动并致辞

正在加载中...

王广宇:金融科技市场主导创新

时间:2018-06-28 17:07:00 来源:

  2018年6月28日,由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国互联网金融三十人论坛(CIF30)、国培机构联合主办的“第二届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峰会暨“番钛客2018”金融科技双创大赛启动仪式”在北京泰富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创新引领发展 科技驱动安全”为主题,逾600位金融科技、传统金融、投资机构等相关领导参与。华软资本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副理事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出席并发表了主题演讲。


  华软资本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副理事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提出,中国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持续增长,但技术创新、市场扩张、传统金融无法满足当前需求;指出区块链的本质是一个去中心、不可篡改、不可伪造、高可靠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创建一种去中心、低成本的互信机制,改变价值传递方式,重组组织形态,改变行业运行逻辑,提升交易效率,创造新的业务场景,开启了 “区块链+ ”时代;同时还提出了简链的概念,是构建于金融云基础之上的,以区块链为核心技术打造的(BAAS)服务平台,针对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之间建立联盟,为其提供资产数字化、智能合约、商品溯源、电子存证、认证鉴权等应用服务。

  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

  王广宇:谢谢大家,首先向第二届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峰会的召开表示感谢。我有一个小的身份是刘勇的同事,是研究院的副理事长。

  今天活动的主题是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其实上午的会我也看了看这些嘉宾的演讲主题,金融科技从今年开始,应该说从去年开始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词,今年我们选择的内容是按照金融科技和金融安全科技,金融科技之所以成为一个热词,他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说今天技术的演变,今天商业形态的变化,创新公司的出现使得各个领域看到在银行端,在保险、在证券出现了很多创新的业态,这是个共性。反过来我自己是在研究供给侧的,他也存在非常客观的需求问题,这个需求问题是我们今天金融市场广泛存在的客观需求没法得到满足的,而这些难题包括当前的需求侧得到很好的满足,包括资金的脱虚入实的问题,包括我们今天面对的技术市场和经济周期叠加的问题,解决一些难题,所以这个领域才变得这么火热。

  我们举两个例子让大家来体会一下,刚才宋华老师始终在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中国差不多有一亿个市场,有三千万家中小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个事情大家有感性的体会,如果回到我们身边来看,我们整个中关村差不多有一万家拿到国家高新资质的企业有一万家,在境外上市的有小五百家上市公司,意味着还有9500家国高新标准的企业,是中小企业,不是上市公司也不是大型企业,我们初步做了调查,我们的看法即使是在中关村,在拿到国高新标准的高新企业起码还有50%-60%没有得到银行信贷的支持,这是今天面对的现实,因为我们有这个团队正好在中关村区域来做投贷联动,在帮助中小企业做融资,所以我们不光是统计数据,也有市场调查,我想这个问题严重到了连中关村这样创新为主的示范区域,连它到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都拿不到银行支持,我们怎么样指望那些不是高新技术企业拿到更多的金融支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看到中国并不是金融极其发达才需要金融科技,是因为中国本身是金融落后的国家,是因为金融足够落后所以我们才需要金融科技来去弥补。

  两个礼拜以前我正好出差去香港,因为我们香港公司同事说,大概一个多月前跟我谈说银行要来见你,我说就去吧,我大概在香港很大的银行待了半天的时间,因为香港有个银行叫KIC,我看了看他们今天在处理业务和调查信息这样相对知识非常落后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国内银行还是挺好的,因为香港银行一上午给了我十来份文件,我要签几十个名,好多文件我有的有空去看一看,有的也没有空去看,花了整整一上午时间去做这个事情,我想香港金融服务应该是最先进的服务体系,但是反过来是最落后的服务体系。相反香港也有很多的创新,比如阿里在上周推出来了全球跨境汇款平台,他相当有20万个菲佣,这些人每个月赚了钱要汇回他们老家去,他们通过支付宝(香港),他们和菲律宾的一家支付公司两家合作,可以做到7×24小时完成跨境汇款,所以当时我看到这个信息,我发现真的在普惠金融领域真正帮助了一些需要的人。

  我想这两个问题举个例子,在传统银行里面金融科技的需求和在一些没有得到充分金融服务的市场金融需求,其实是我们今天都面对的,同样在北京这样一个金融极其发达,整个金融存量占了全国相当大的城市,我们看到那么多的金融机构,看到边街的银行,我们也同样看到那么多的中小企业,仍然有50%60%拿不到银行的贷款,这个市场空间摆在我们面前,其实今天真正到了一个时代,金融科技在催生和伴生新经济,在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金融科技可能可以更好的发挥他的作用,更大程度的替代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这是我的看法。

  特别是从当前来看,我想技术创新和市场扩张的能力超过了传统金融科技满足的需求,我甚至看到了一个我们专门研究金融学的教授他在讲的一个例子,他说我们一方面面对我们全社会的金融机构都在了解个性化,了解客户的需求,都在了解客户画像,都在帮助客户定制各种各样的产品,他说我作为一个相对来讲中产阶级的教授,当我有个性化需求的时候,因为我不太善于使用信用卡,我信用卡额度很低,一个月以前我去商场买家具的时候,发现我的信用卡额度不够,我给银行打电话要提高额度的时候,银行说我没有资格给你提高额度。我这里举的例子我想特别是对于我们今天来讲,中国经济在金融缓慢增长中高速发展阶段,大家都认为消费是我们经济增长的动力,事实上传统金融机构确实没有办法很好的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我举个例子国内的信用卡,尽管信用卡这个市场已经是红海市场,事实上来看今天的信用卡仍然是一个非常有增长力信用卡,放眼到中国来讲我们14亿的市场信用卡的空间还是非常大,为什么传统银行不能在新型消费场景利用科技更好的服务于用户做一些事情,我想更多的受制于他们对市场的理解,他们对商业模式的应用,这个点上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去做。

  在我们理解中间,我其实引用这张图,我记得大概几个月前我在刘勇院长的报告中间看到这张图,他从金融资产的角度把它定义成从基础设施到资产,到对接到场景,我没有动他的信息,反过来我在讲我们的一些例子,今天整个金融科技的业务细分可以反过来细分成什么呢?细分成业务产品、资本市场,我们看到所有类型的金融科技业务,我们会看到各种各样的传统产品可以去替代银行的存款、贷款,可以替代银行的结算服务,中间服务,可以替代证券化的产品,可以替代保险的产品,本质上他是一种金融产品,但是金融服务是金融产品,他是归口在这个类型,我也特别认可宋华教授一句话,就是让金融归金融,很大程度上金融产品有足够强的金融属性,在监管机构来看即使金融科技产品,如果你用的是金融产品,你也要在种种框架下接受监管,否则不公平。为什么一些银行向用户放贷款的时候,他要提供8%的充足的资本,而一些科技公司可以没有任何资本向用户放款,这是不公平的。

  当然还有一个领域也是今天市场上有特别大的发展空间,就是资本市场相关的,特别是跟投资融资有关的,比如我们今天讨论的众筹,这本身是非常好的补充权益资本的工具,但是资本市场金融科技使用范畴这又是新的问题,比如我们怎么样解决众筹跟投资者保护,跟公司的非法集资之间的关系,甚至我们在研究公有链的情况下,在研究代币,在想着怎么样面对众筹面子投资的产品,这个领域有些新的业务方向,比如使用人工智能技术采取做智能投顾,改变我们传统的投资模型,资本市场这个领域里面应用空间会非常大。有两个领域相对传统,但是我认为这两个领域里面的业务也更规范一些,也可能会成为金融科技里面优等生,一个就是支付清算,毫无疑问中国的支付清算是在全球范围内比较发达的一个产业,所以不管是第三方的支付,线上线下和其他支付整体的环境在全世界应该是非常好的。

  最后一个就是基础服务,包括我们看到的征信,还有IT服务还有大数据,还有云这样一些基础服务,这也是金融科技非常迫切的需求,所以我想从我们作为投资者来看,我们看到金融科技这四个领域,正好刘院长研究的金融科技的主要业务重叠在一起,我也觉得其实每个金融科技业界的实践者去想想自己做的事情,跟我们哪个领域融合,如果你是做科技,怎么样用科技的方式改变自己的模型,做的越来越好,如果你是做金融,怎么样在可以做的监管体系拥抱监管,让自己做的更长久更安全。

  金融科技在2020年之前,大家认为它的整个增长比例都还会在30%-40%,所谓这张图是国内的研究机构做的,他们认为整个增长机构仍然会维持在30%-40%之间,同样在支付,在信贷这些领域还会有更强的渗透率,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也跟大家很坦诚的讲,整个2017年到2018年金融科技是投资业界非常热捧的一个领域,但是大家也要清晰的看到,有的时候风险投资不仅能捧红一个行业,也能扼杀一个行业。我们需要对这个行业更深刻的理解,谨慎一点,否则会起到反面的事件。

  最后用一点时间在汇报一下,除了传统的风险投资之外,我们自己在产业整合方面做的一些事情,我们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叫华软科技,正在转型做金融科技,我们在金融科技这个领域集中做三件业务,第一个业务是云化IT,基于云的分布式的银行系统,其次我们聚焦供应链管理,我们也使用我们的IT能力,使用我们的数据能力,包括我们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做新型的供应链管理。第三个,我们也在做支付和投资的持牌支付公司,他们对中小微企业的支付能力,在整个行业的领先。

  我们自己定的战略是我们把自己叫做核心能力,极简驱动,所以我们认为金融这个事情对于中国消费者,或者中小企业来讲我们很长时间被神化,其实也蛮简单的,不要把它太复杂,金融整个就是服务,在这个服务过程中资金的提供方,服务的需求方,在合规的业务流程中完成交易,其实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努力的去推动我们战略研究在使用供应链、开发智能领域,我们推动金融科技平台技术方面,尤其是开源的技术联盟,称之为简码,然后我们推出新一代的华软科技的战略。

  刚才教授讲到了我们对区块链,确实公有链、私有链特别是联盟链做了非常大的研究,区块链的应用怎么样解决对权限问题,数据有限的公开,能够满足监管和安全的需求,最后能够形成标准,和大家去协作。我们主要的客户是银行的需求,实际上他们要去部署联盟链非常难,有非常多的挑战。我们开发了一个简易的平台,针对金融进入中小企业,对智能合约、商品处理、电子存证这样一些服务,这个平台我们可以把供应链、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合并在同一个链上,让数字真实不可篡改,形成一个智能合约,体现在区块链所许的各方去提取。我们在这中间服务第三方机构,核心企业不管他是核心上游客户还是下游供应商,第三方企业可以介入在这个平台里面,其次可以让更多的金融机构介入这个平台,我们也邀请了很多金融服务、第三方,包括评估公司、担保公司参与到供应链链条中,加入到我们这个平台中间来,简便的优势就是相对简单的灵活的部署,们采取了一些最安全的保证,形成智能合约,最终希望我们的产品跨区块链业务集成,我们最终的目标是使用简练,让每个客户金融和融资变得更简单,欢迎大家有兴趣关心和关注。

  华软资本所做的事情,我们在过去十年之内专注的投新实体企业,我们在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文化健康这个领域差不多已经投了小一百家企业,我们知识产权这个体系差不多服务了两三百家中小公司,所以特别期待金融科技领域更多的创新性企业出现,更多的小企业能够变得更大,大企业能够变成真正的独角兽,也祝福在座的各位业务发展的更好,事业更顺利,谢谢大家。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
京ICP备1402711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53209 号
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1号互联网金融中心
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