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咨询项目

正在加载中...

张琦: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是一个商业行为

时间:2016-12-23 20:02:00 来源:

  12月23日,由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国互联网金融三十人论坛(CIF30)、国培机构联合主办的“2017中关村互联网金融论坛暨第四届普惠金融论坛”在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数字普惠 绿色金融”为主题,逾1000位互联网金融界、传统金融界、投资界等相关领导、专业、跨界人士参与。北京中关村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琦出席了以“小微金融的普惠之路”为主题的分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张琦提到解决普惠金融的问题,制订相应的政策,第一还是要尊重普惠金融,他服务的这种群体,要具体到我们融资担保的服务群体就是小微企业,还要尊重小微企业融资行为的市场属性,这是我们要研究普惠金融所要做的叫立足点,或者是出发点。普惠金融政策应该还是要着重解决基础设施、政策环境来促进供需的对接,供需对接这种供需主要是资金,有需求方还有供给方,促进供需的对接,减少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果。

  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

  张琦在演讲中指出,想要制定普惠金融普惠金融政策,要尊重普惠金融服务群体,要具体到我们融资担保的服务群体—小微企业,还是要尊重小微企业融资行为的市场属性,这是我们要研究普惠金融的立足点或出发点。同时,要着重解决基础设施、政策环境来促进供需的对接。张琦表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一定要有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不应该是扶贫,他不是一个扶贫的行为,而是一个商业行为,这种商业行为才能够具备可持续性。另外,张琦表示,想要运作和操作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要解决中小企业或者小微企业有效需求的问题。

  张琦: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感谢主办方给我们中关村担保公司一个机会,来介绍我们在普惠金融方面的一些思考和做法。今天下午我想重点交流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怎么看待普惠金融,以及他的政策定位及解决问题的思路;第二、普惠金融怎么做。

  我们中关村融资担保公司,一直在做融资担保,我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发言,在工作和研究中有所借鉴和思考。

  第一个问题实际上就想来回答一下如何研究普惠金融,制订普惠金融的政策我们应该怎么做?想要解决普惠金融的问题,制订相应的政策,第一还是要尊重普惠金融服务的群体。要具体到我们融资担保的服务群体—小微企业,还是要尊重小微企业融资行为的市场属性,这是我们要研究普惠金融的立足点或出发点。普惠金融政策还是要着重解决基础设施、政策环境来促进供需的对接。供需对接这种供需主要是资金,有需求方还有供给方,促进叫供需的对接,减少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果。我想这是我们面对普惠金融要解决的问题或者制订政策,我觉得一定是要立足的,这是我们一个基础,或者我们的基础认识。我认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一定要有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不应该是扶贫,他不是一个扶贫的行为,而是一个商业行为,这种商业行为才能够具备可持续性。实际上这个还是定位在小微企业融资,或小微企业再加上三农的融资,应该是一个私人品,融多少资、采取什么样的融资方式,是债权融资还是股权融资还是金额多少、期限多长,这完全是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在这个领域,我觉得政府不应干预太多,政府要做什么?应该说还是要制订规则,制订规制来确保我们的一些交易行为。稳定是大家对交易预期产生一个比较一致的一个预期,这样的话才能有助于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而且,我认为市场有最好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因为小微企业融资应该也是金融领域的一个细分领域。在这个领域涉及到金融的问题,我们重点要防范道德风险。一旦在一个交易中获得更大的利益,付出的成本更少,我只要获益,损失很小,一定会产生所谓的道德风险和政策套利,或一些不好的东西,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们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或在制订普惠金融政策方面,这是一个立足点。

  同时我们应该认识到小微企业的发展确确实实对稳定税收和就业方面带有很大的外部性。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又是一个可以认为是一个混合品,或者一个叫准公共品。去年国务院特别出台的一个40号文,就是促进融资担保公司的快速发展意见,特别首次提出来,就是小微企业和三农的融资是准公共品,我想这也是从小微企业融资的外部性这个角度来理解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存在着一定的市场失灵。市场失灵我们就要使用有形的手尽量的克服,使社会的资源达到一个最优化的配置。如果具体到我们小微融资的这个领域来看,就是在我们这个领域应加大金融的资源流向小微企业,这应该是在让政府发挥有形之手来克服市场失灵。解决市场失灵,我们现在普遍使用的方式是补贴,这补贴有对融资企业的叫利息补贴,也有对我们的担保公司给予一定的费用补贴,同时还对一些代偿损失给一定补贴,我想这都是政府使用有形之手尽量参与到整个资金的供求过程中,来解决市场失灵的问题,但我觉得这个还是一个补充的补贴的方式。所以,第一个、一定是财政的有限波长来解决市场失灵,我觉得这方面不能最后使我们的补贴过大,造成融资方成本约束弱化,这样的话会造成很大的金融风险,这是普遍正在使用的一个方法,就政府的补贴。但是这个补贴会有个问题,就是谁也说不清楚补贴多少合适,我在这个行业将近20年了,确实存在着一些政策套利的现象,实际上他做的事,他的社会效应或者他的外部性没那么大,但是他应该套取了很多政府补贴,存在着政策套利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我们这种方法的天然弊端,但是比较起来可能是正方面的鼓励和负面的消极相比,可能是我们这种补贴在现在的这个条件下应该是一个优化手段之一,这是我们最常用的。事实上,在进一步,我们是不是还有市场化的补贴机制呢?我建议在这方面还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比如我们现在正在探讨担保+看涨期权的方式,这样从市场的方式能够解决所谓小微企业融资过程中风险高的方式。如果说把这两个方式我们从理论上找溯源的话,第一类方式是比较传统的,类似于经济学家的屁股,这个名字不太好听,但就叫屁股,叫屁股税。第二种方法我觉得更多的是什么呢?按照一个经济学家科斯,科斯定理,科斯的思路来解决市场外部性的问题。第一个,我想要谈的问题就给大家分享到这儿。

  第二,如何具体的运作和操作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要解决中小企业或者小微企业有效需求的问题。我们知道,人要创业要经营企业,资金需求是永恒的主题,要开门肯定是需要资金的,另一方面,中国的流动性还是非常的充裕,很多的资金出现了资产慌,没地方配置,事实上出现了一个叫脱实向虚的现象。数字来说,我们现在的M2大概在150万亿这么大量的资产,对着大概是60万亿的GDP,资金量供给非常大。为什么脱实向虚?主要还是我们实体经济的有效需求不够,一个企业需要资金,但需要资金作为金融机构来看,必须了解自己的风控怎么做。所以我们的做法,包括担保公司,我希望包括互联网公司,包括类似的公司都是要做到什么呢?要通过我们专业化的工作,专业化的方向设计使我们的小微企业的融资产生一个有效的一个需求,这样才能对接。无论是银行资金还是资本市场的资金,这方面我想也是一个客体。比如说,我们现在很多都在做的,现在要通过场景分析,具体来设计出具体的金融产品,比如说供应链融资,类似这样的,事实上都是和场景分析相关的产生一个有效的资金需求,在这方面应该说我们做了一些尝试,从效果来看还不错,17年26000项,1600亿融资,我们现在代偿率千分之五不到,我说要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要脚踏实地解决有效需求的问题。

   好,我今天的汇报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未经演讲者审阅,如有纰漏欢迎指正。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
京ICP备1402711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53209 号
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1号互联网金融中心
招聘